系統思考是彼得.聖吉在《第五項修練》書中著墨最多的一項修練。系統思考所關切的是系統中的動態行為,以及產生動態行為背後的結構。為什麼系統思考如此重要,而缺乏它會導致組織學習的智障?原來當我們面對複雜問題時,總是習於將其分割成可以處理的片段來思考,然後加以整合。分割使我們喪失了更深入觀察整體形成的要素──組成分子之間整體的互動關係,以及其所形成的複雜現象──即使只是兩三個變數,就可以複雜到不可思議的地步;聖吉將之命名為「動態性複雜」。有時它會抵消個人或群體改善問題的所有努力,它會「誘使」我們捨本逐末、避重就輕、愈治愈糟、一再犯錯,甚至興奮而努力的製造共同的悲劇。

譬如說「蝴蝶效應」之類的東西,蝴蝶效應講的是佛羅里達的大暴風是因為北京有一隻蝴蝶的翅膀動一下所造成。這聽起來似乎非常荒謬,但已經被大氣學家所證明。巨大的變動可以來自很小的變動。按照過去的思考方式會認為這種重大事件一定是有一個很重大的原因,可是如果是來自一個很小的原因,你就不會去注意,再來一次你還是不知道如何避免,因此還有一些系統思考要處理的是「我們解決問題時同時在製造問題」,例如「如果目標是減肥,肥一定會再回來」、「走私的對策是緝私,新聞卻常見到『又破獲有史以來最大一宗毒品走私案』」。

系統思考是利用環來介紹,所以在《第五項修練》中我們會看到許多環,像蝴蝶效應那種叫做正環,正環是不斷繁殖的。拿一張紙,把它撕一半就變2張了,再撕一半4張了,再撕一半8張了…這樣撕33次,全世界每個人都有一張,這是正環。另一個叫做負環(又叫調節環),譬如太熱會流汗、太冷會發抖。調節環會調節掉很多和這個系統目標不相合的東西,任何系統都有自己的目標,當你要達到的目標和它不相合的時候,它就會抵消你所有的努力。例如大象保育工作,吊詭的結果是「大象愈保育,大象就愈被屠殺」。我們用負環來分析一下:你愈保育大象,市場上的象牙就愈少,象牙價格就會變得非常高,象牙價格最高的時候在黑市一對要12,000美金,但在非洲有許多人家一個月的收入不到6美金。原先他只看到一隻大動物把他家玉米田踩壞,覺得很討厭,可是他現在看到的不是大象,而是一堆黃金。試問誰讓大象產生致命的吸引力?因此,許多負環在我們生活中形成,如果你不知道它的存在,它會使你的對策短期有效但長期無效,它會抵消你所有的努力。

進行系統思考的第一步,是要擴大思考的時空範圍,接著把問題放在它所運作的系統中思考。當我們擴大時空範圍深入思考時,才有可能辨識它整體運作的微妙特性。如果我們不能洞悉它系統的微妙法則,那麼置身其中處理問題時,往往不斷受其愚弄而不自知。包括:今日問題來自昨日的解、愈用力推,系統反彈力量愈大、漸糟之前先漸好,漸好之前也可能漸糟、顯而易見的解往往無效、對策可能比問題更糟、欲速則不達、因與果在時空上並不緊密相連、尋找小而有效的高槓桿解、魚與熊掌可以兼得、不可分割的整體性、沒有絕對的內外。

另一個系統思考的元件叫做時間滯延,指的是行動到結果之間需要一段時間。譬如我們冬天要洗熱水澡,水要隔一陣子才會熱,這時間造成我們在追求目標時會不斷矯枉過正,一下太冷、一下太燙,要隔好一陣子才達到目標。常見的如電腦商品一陣子供不應求,一陣子又供過於求,檳榔產量一陣子供不應求,一陣子又供過於求,鳳梨產量一陣子供不應求,一陣子又供過於求。因為時間滯延,它就造成組織都有這種學習的障礙。
有時在我們很成功的時候,這種複雜系統可能導致我們失敗;有時想解決問題,又會造成其他問題;系統思考就是幫助我們處理這些問題的。它還牽涉一些較深的理論、方法與工具。聖吉在《第五項修練》中提到,系統思考是「看見整體」的一項修練,它是一個架構,能讓我們看見相互關聯而非單一的事件,看見漸漸變化的形態而非瞬間即逝的一幕。系統思考可以使我們敏銳覺知屬於整體的微妙「搭配」,瞭解不同搭配的形式,進而讓我們瞭解有生命系統的微妙變化。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ensetw 的頭像
sensetw

學習型組織、第五項修練電子報

senset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