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戴士杰 

我從小就覺得我和別人不一樣。

有些人會說一些「每個人本來就是獨一無二」之類的老生常談,來解釋這個自我感覺良好的「異象」,但我很清楚,雖然說不上來,但就是那種「格格不入」的感覺。 

 不一樣的人生,有點寂寞

 
我不像別的孩子一樣可以安安靜靜的聽完一堂課,我一定得很努力的找事情做,例如在課本上猛塗鴉;我也不像有的孩子字寫的很漂亮,我的字總是歪七扭八的,連我 媽都認不出來(有時候寫完放了一陣子,我自己也認不出來,所以我並沒有寫日記的習慣,反正鬼才看的懂)。別的孩子記性很好,可以一下子就把26個英文字母背出來,我卻永遠只能背到KL之後的世界就跟冥王星與海王星一樣的偏遠、陌生。 

 到我幼稚園畢業的時候,我又發現我跟其他孩子不同的地方。典禮時,我被安排在第一排的位子,我的正前方就是一個超巨大的畢業蛋糕,我這輩子從來沒看過這麼巨大、飽滿、純白又光滑的蛋糕(好像形容詞用的怪怪的),於是在眾目睽睽之下,我忍不住用手指偷挖了典禮上的大蛋糕。

 雖然當下因為每個人都很忙,我沒有受到太多斥責,但我隱約知道,我內心有一些「可怕」的衝動,別的小孩子都沒有,只有我有這樣的行為。我覺得自己很奇怪,但又對自己的與眾不同感到一些些的自豪。

 我腦筋一直被認為是不好的:我記性不好、心思不細密、沒辦法長時間苦讀念書,但我運氣一直很好。例如我沒有經過聯考就分發到了雄中;因為英文那年的考題比較 難而幸運考上了政大(請讀者不要覺得我臭屁,我真的不是自豪,真的是莫名其妙,不知道自己為何成功的成功,是一種很空虛的成功啊)。

 直到大學我遇見了一位很詭異的老師,我才真正開竅,察覺自己的「特異功能」。

 這位老師從來不講課本,或者是說根本不講課。上課就好像打禪一樣,老是拋一些像是「為什麼月亮會跟著我們走?」「2為什麼在1之後」之類的問題,跟學生之間的問答也是非常的概念與抽象,因此得了「哲學家皇帝」之名(皇帝一詞恐怕是跟他的霸氣脫不了關係)。

 但我發現一件詭異的事情,亦即我聽的懂他所講的抽象概念。我察覺我在學習時也幾乎不需要像其他同學一樣很仔細念完每一個字句,我只要掌握文章的重點,我自己 可以推理出其他細節。大概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我接受我自己和別人不一樣的事實,所以我不需要模仿其他同學苦讀,更不必因為我從來不進圖書館就感到心虛, 因為我自己有自己的致勝法則,但這條法則到底具體是什麼樣子,我還不是很清楚。 

 (作者為慎思顧問公司副總經理,中山大學企管博士候選人)

 更多好文請上TPD思路類型網站 http://www.tpd.com.tw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ensetw 的頭像
sensetw

學習型組織、第五項修練電子報

senset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